活动资讯

中国的安珀警报离实现还有多远

美国安珀的源起与历程

 

安珀警戒(AMBER Alert)是美国国内确认发生儿童绑架案时,透过各种媒体向社会大众传播的一种警戒告知。“AMBER是“America's Missing: Broadcasting Emergency Response,直译为“美国失踪人口:广播紧急回应”的缩写,源于发生在1996113日的德克萨斯州的一起儿童失踪遇难案件,这是一起真实发生在美国公民生活中的事件,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和结果深深的影响和震慑了社区民众,但是民众并没有沉浸于恐慌和抱怨中,而是应用“危机-反思-进步”的自体更新模式,一步一步推动了安珀警报的建立。

安珀遇害后,她的家人随后成立人民对抗性犯罪者组织(People Against Sex Offenders

1996年7月,由警方、媒体、社会组织联动的安珀警报系统的正式产生。

1998年,儿童警报基金会(Child Alert Foundation)建立起全国范围内第一个全自动化的警报通知系统(Alert Notification System),当有儿童失踪或被绑架时,周围所有的小区皆可收到此通知。

2000年,国会决议鼓励全美加入安珀报警。

2001年,NCMEC加入推广安珀报警。

2002年,联邦通信委员会为安珀报警背书。

2003年,国会通过法案,由司法部设专门机构协调全国各地的安珀报警,并提供联邦资金。

2005年,全美50个州全部建立起安珀警报系统。

2006年,美国国会通过WARN法案,拨款1亿美元资助“无限警报系统”项目开发。

2013年1月开始,该警报可以通过一套无线紧急警报(Wireless Emergency Alerts)自动向手机发送信息。在手机接收端,这些警报信息是通过一个特殊的无线运营商通道Cell Broadcast,将信号同步发送到事发区域信号塔范围内的所有手机,并且不受常规手机流量的影响,也不受信息使用高峰期的干扰。在iPhone手机的设置里,就可以看到是否开启接受这一套警报系统的选项(系统的默认选项是开启自动接受警报)。

2014年以后Google地图、bin搜索、Facebookuber等互联网企业加入安珀的响应行列。

“安珀警报”是由美国司法部进行协调的一项志愿计划,由执法机构、广播公司及其他机构在发生严重的儿童绑架案时联合发布紧急通告。这一由美国警方和民间协调员共同来维护和运作系统的建立,有效拯救了失踪儿童的寻找和救助,目前全美建有120多个警戒网络系统,美国失踪儿童寻回比例高达97.7%。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荷兰、爱尔兰、马来西亚等全球22个国家,也相继建立了类似的快速寻找走失儿童的社会机制。在欧洲,安珀警报甚至实现了跨国协同。

 

中国安珀的进程与发展

 

聚焦国内,幸运的是,也有一群人在努力,一步一步推动中国安珀的建立。

2007年,张宝艳夫妇发起的宝贝回家网站成立,成为中国第一个专门从事互联网寻人的平台。

2012年,著名公益人士邓飞发起的“微博打拐公益基金”设立,利用微博的力量打击拐卖儿童犯罪。

2012年,腾讯志愿者技术分会开展404页面寻人公益计划,通过互联网寻找失踪儿童。

2013年,IBM工程师刘瑞开通“安珀警报中国”微博,致力普及安珀警报知识。

2014年,儿童安全专家张永将通过微信公号推送的《三个孩子改变美国历史》的评论文章,引起社会广泛响应。同年10月3日,拐卖题材的电影《亲爱的》上映,上映当日,电影主演黄渤转发了《三个孩子改变美国历史》并希望中国也能够建立类似的平台。

2015525日由赵莉捐资与张永将共同设立的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在人民大会堂成立,基金联合德利迅达、香江科技、三智资本等爱心企业共同启动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的建设,自此中国的安珀警报从线上的分散呼吁进入线下系统的落地建设阶段。

2015年11月20日(国际儿童日),CCSER与中国行为法学会、腾讯微信、腾讯公益合作,共同推出了基于微信的“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此举迅速引爆社会关注并得到了广泛响应,以及百余万家长的支持,首次为安珀警报在中国的落地,提供了可行性解决方案。

2016年3月1日,CCSER与法学界专家、人大代表召开法律研讨会,为建立中国的安珀警报系统形成具有可行性的法律提案。

2016年4月21日,CCSER与公安部第三研究所达成合作,免费提供eID身份验证,共同推进中国安珀警报系统的建设。

在CCSER的前期探索和努力下,2016年5月15日,公安部终于推出了警方的儿童失踪紧急发布平台,平台借鉴了CCSER的“时空”(时间+空间)推送规则、“多APP响应”扩散机制、为公安机关快速侦破拐卖案件,尽快找回失踪儿童,形成群防群治、全民反拐的良好局面迈出了重要一步。

然而中国的安珀警报尚未真正建立,没有相应法律的保障,儿童失踪信息无法实现全员覆盖,就达不到安珀警报强大的威慑作用。不能实现全员覆盖的“安珀警报”只能是寻找孩子的工具、帮助破案的助手,无法实现其强大的挤压犯罪空间、预防针对儿童犯罪的终极效果。

这里引用CCSER创始发起人张永将的话“CCSER第一步的目标是推动民众对儿童失踪问题的参与,第二步目标是推动政府的介入,形成官方支持+民间响应社会模式,第三步是通过实践行动,为相应法律、法规的建设铺平道路。”因此,政府、民间只有持续努力,才能形成符合中国国情的儿童失踪社会应急响应机制,才是真正有效遏制中国的儿童失踪问题,营造和谐的社会环境。

立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国的安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套机制的建立,离不开社会的参与和持续的推动。